张远文:一条碰溪流淌出的温情与醇厚 ——焦玫作品印象

来源:红网时刻   时间 : 2024-03-18

 

分享到:

我没有到过碰溪,不知这条溪与我家乡的怡溪,是否有相近之处。然而,十多年前,我却碰到了喝着碰溪水长大的焦玫兄,脸阔、发短、笑多、心澄、意婉,想必有着碰溪该有的模样。再后来,读到焦玫兄的文字,方知碰溪是因两条小溪相碰而得名:一条溪来自于植被茂盛、郁郁葱葱的檀木湾;另外一条溪稍大,来自蜿蜒深邃的竹冲垅。两溪相碰,沿途就有了田舍、村庄,渐渐成为麻阳锦和镇下辖的一个行政村,且有上碰溪、中碰溪、下碰溪之分。碰溪水,想来是注入锦江河的。锦江河,又叫辰水,属武陵“五溪”之一,源自贵州梵净山,途经麻阳郭公坪、锦和、高村、吕家坪等十多个乡镇,于辰溪县小路口注入沅江,是麻阳苗乡的母亲河。而焦玫兄的文字,一如他出生的那条河流一样,朴实、清新、灵动,把周遭的那山、那树、那村、那镇、那景、那人、那事,几十年如一日,定格在内心的画框,画框里,有工笔、有写意、有水彩、有油画,有春天的繁花处处,有夏日的热闹火热,有秋天的硕果缤纷,有冬日的素净高洁。

焦玫兄的文字是行走的文字。因为,最慢的是活着,活着就得行走。趁着现在还在路上,把脚步放缓点,好好地欣赏沿途的风景,每天被一束阳光、一朵花、一滴露水,甚至一只蚂蚁所感动。而这一切,缘自于妈妈的一句话:人的一辈子就是在路上走来走去,死了才不走了。如此这般,焦玫兄在太阳山行走,发现人的老家在水里,船的老家在岸上,火光可以穿越千年的黑暗,而在一棵棵直冲云霄的千年古树前,低下谦卑的头颅。在凤凰这个旧天堂里,发出感慨:假如有来生,请你不要隔我太远,那样我怕你不再认得我。望着喜欢行走,许多的文字是在路上走出来的。在别人的城市桂林,觅得老人的诤言:年轻人,莫急,到处是好风景,你慢慢看过去,别人跑前面不会把这好风景抢走。一语点醒梦中人,后来,焦玫兄喜欢拿着一张地图,一个人在路上,慢慢地品,品天品地品日月,品风品雨品人生,走在路中,也走在心的深处……置身黔东南,如置身遥远的故乡;山水镇远,悄悄占据了自己的心田;而一个名叫“尽远”的普通小山村,宁静得让人不忍惊扰她,足可以成为一个心灵家园的存在。洪江的苗人谷,云南纳西风情,火热重庆,印象吉首等等皆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摇曳生姿。

焦玫兄的文字是温情的文字。麻阳,因了锦江河,景因河而生动,河因景而生美,古八景中的“剑潭春浪”“东湘水月”“石柱擎天”,无不温润如诗,温情似画。盘瓠大王,曾挥舞战旗升腾起西晃晴云,沈从文,曾舞动长河穿行于吕家坪的橘园,而江边的满朝荐,嬉笑怒骂了从古到今的世态炎凉。情怯怯,爱绵绵,万千的往事都在锦江河上,汹涌而来,澎湃而去。作者说:“碰溪,是我的胞衣之地。我是喝着碰溪水长大的,是地地道道、毫不含糊的碰溪伲。尽管因为生活漂泊在异乡,如今碰溪已经没有了我的遮风挡雨之地,但碰溪这个地方却始终鲜活在梦中、在心坎里,一直没有逊色。”正因为此,沿溪水而走,到了庙现,却转到山脚,一个小弯蜿蜒下行,不远处再到溪边。童年,只晓得庙现是快乐的源泉。长大后,直到爷爷、妈妈相继去世,我端着刀头牙盘去庙现报庙,烧上香纸、点燃鞭炮的瞬间,眼泪簌簌而下,这才知道庙现的痛,是如此地痛彻心扉。这才知道在碰溪伲心里,这里一直有座庙,一座神圣的大庙。在老家碰溪一个叫着游方坡的山上砍柴,突然之间,大团大团的云朵从身边毫无征兆地升腾起来,脑袋里突然就有了一个词“白云生处”,白天看到的云,原来是晚上在这里出生的,古枫苗寨其实就是白云生处。风弦自有声中,轻微淡远的琴音让人很快平静下来,感觉自己身体舒展开来,轻松自在,满世界都和我没有了关系,只有我自己在飞翔、飞翔,最后进入到了“忘机”境界,我此刻才算真正明白了《鸥鹭忘机》最深邃的含义。在雷锋故居里,我和母亲并排坐在雷锋家厨房灶前的条凳上,给他讲述我所知道的雷锋童年。母亲说:“雷锋真可怜,他是好人啊。我儿也要做这样的好人。”我答应着,心中有些发虚,我这辈子,恐怕做不到像雷锋这样的精神高度。但自忖还算是一个好人,内心深处存有善念,处处为人为善。工作几十年,到了每个岗位,都是尽心尽责,倒也没违母训,稍为心安。

焦玫兄的文字是温暖的文字。作者写家乡的稻事,一人一把镰刀,沙沙沙的声音过后,稻谷便一排排地倒了下去,禾排齐刷刷躺着,似乎是恋恋不舍与田地做最后的亲昵。禾排后面是木制的斛桶,几个壮劳力拿起倒在地上的禾排噼噼砰砰在斛桶边缘敲打,那金黄的稻谷便一粒一粒乖乖地躺进了斛桶里。写麻阳的青藏高原兰山,随处一站,都可隔空与西晃山对望、对语。山岚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山景平常,地致安恬,但远望可给人无限遐象,近览可给人无尽悠思,由此,兰山的色彩由幽蓝暗黑而银白金黄,最后变迁太阳集团见好就收9721至五彩缤纷:昂首阔步的大白鹅和结伴成群的大麻鸭,顶着红红鸡冠的公鸡,房前屋后木箱里嗡嗡着钻进钻出的蜜蜂,恣意生长的野木耳,靓丽耀眼的药材果实,都在不经意间交织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在宋家湾的柏树下,随意排列着一些大石头,拣一块干净石头坐下歇气。凉风习习迎面拂过,一会儿功夫人就清爽起来。细说麻阳船时,更是如数家珍:麻阳船更是让老县城锦和锦上添花,吸引了大量外地商人在此经商。开有盐铺、杂货、棉布、磁铁、理发、豆腐、酿酒、窑货、香烟、钟表、照相、客栈、中西药、饮食、屠宰、糕点、书纸文具、酱园、银楼、牙行等二十多个行业的店铺,一派繁荣景象。麻阳船还造就了吕家坪、高村、石羊哨等客货集散之地,繁荣了这些小镇的码头、街弄、商铺、民宿、茶肆等,赋予了锦江河为文化之河、商业之河、情感之河、乡愁之河等生动意趣,同时,也孕育了常德、武汉等地的麻阳街、麻阳码头。

焦玫兄的文字是醇厚的文字。作者忆及十四岁那年,到郭公坪乡岩冬寨同学家做客,同学爷爷夸他:“人到大乡识理性,鱼游大江摆得抻。”由此,便开始不断催促自己挪动,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离“大乡”越来越近,在艰辛中品味、从迁徙中获得,生活也就有滋有味地捣腾开来。看来,人还是需要挪动的。挪,才会有生机,挪,才能活得更好。看到步云坪的油菜花,他觉得如同麻阳兰里所住,锦和轻土、石马洞的油菜花一样,都是开在苗岭山寨的诗篇,都是舞在锦江河畔的精灵。此时、此处、此景,应该有诗。在“跨里”的寻常巷陌,泥巴墙上附着的青苔,透着岁月的古旧,作者虽然不知道,一条小巷里,曾经有过多少古老的故事,但却悄然地喜欢上这里,这是一个适合发呆、适合遁世、适合虚度光阴的好地方。当村的古井旁洗菜捣衣妇人,那“梆梆梆”声音传去好远,我闭着眼,用心聆听,突然想妈妈了。我想回我的碰溪寨子,看斜阳草树,走寻常巷陌,陪妈妈虚度一段光阴。写民间民俗扎龙时:先是龙口,然后是龙头、背脊、骨架、龙角,最后是点龙眼睛。龙眼睛一点,代表龙神已经请到,正月初二在本村串神、参神后,就可正式到四里八乡进寨入户舞龙。进寨入户是有讲究的,锣鼓喧天的同时定会有人送吉祥:“玉皇把旨宣,神龙下九天。神龙接了玉皇旨,来到贵地拜新年。只要贵村多贤德,新红摆在桌上面。烧香摆茶接龙神,龙来贵地收五瘟。龙口吐出珍珠宝,富贵平安送上门……”写爷爷的木仓,因为肚子里天天要装的米饭是和木仓息息相关的,慢慢品尝故乡时,那些糯米酒、锅巴粥、傩堂戏、钵子饭、舂糍粑、吹唢呐等等,无不带着深沉的故乡之情、之爱、之思、之梦,有着醇厚绵长的人间烟火味道,真实、真诚、真情,让人回味不已。

焦玫兄的文章,多半短小精悍,有着自己内在生命的切身感受与感悟,有着个性情感、情绪真实的心灵表达与呈现,因为内在的善良与通透,他对他所生活的那片土地爱得深沉、执着,使得整个文字温暖、温情、醇厚彼此交织累叠,且在字里行间,寄托于“我”与“你”、“自然”与“情感”的诗意流动与抒情,透露出心灵栖居的情感气息,显现出诸多略带感伤的诗性意趣:且让我这支伤感的笔,把一脉幽怨缠绵的曲调,谱写成一杯酽酽醇醇的酒,在惆怅莫解时自斟自饮。

人间烟火味道浓,根植于内心的自信、自在与自然,春赏花、夏戏水、秋品果、冬玩雪,焦玫兄,这条喝着碰溪水长大的麻阳汉子,兼带着玫瑰花朵般的柔情与浪漫,他用他的脚步,完成着自己人生的丈量,又用他的文字,完成着在路上的一路繁花。

可亲,可近,可感,可佩。

湖南省作家协会 | 版权所有 : 湘ICP备05001310号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