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媛《人生缓缓》

来源:太阳太阳集团见好就收9721太阳集团见好就收9721太阳集团见好就收9721集团见好就收9721网   时间 : 2024-02-29

 

分享到:


111_conew1.jpg


作者简介:

简媛,湖南新邵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四十届高研班学员,现任天心区作协主席,长沙市作协副主席。自2005年开始小说创作,已在大型文学刊物上发表中短篇小说50余万字,有作品被《小说选刊》等刊物选载。出版有长篇小说《空巢婚姻》《棘花》、小说集《去南方》、散文集《人生缓缓》。入选湖南省文艺人才扶持“三百工程”文艺家。曾获长沙市首届文艺新人奖、第二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中国文艺年度十大新力量”、长沙市“五个一工程”奖、梁斌小说奖一等奖等奖项。2024年1月被中国作家协会授予“‘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优秀作家”称号。现居长沙。


内容简介:

散文集《人生缓缓》是作家简缓写给每个匆匆赶路的人的一部静心之书。全书分为五辑,分别是:心有所念,哪里都是故乡;欢喜日常,人生难得享清欢;到山中去,觅安静的力量;且偷闲,安顿好疲倦的灵魂;人生缓缓,时间自有答案。全书收录了《鼠曲粑粑》《妙高峰里享清欢》《静而不寂》《那一眼的光影》《如果万物不多情》等60篇散文。作家简媛用自己的行走告诉我们:其实生活不是赶路,而是享受路。感到疲倦时,不妨向温暖的地方流动。紧绷的土壤长不出耀眼的花,抬头看的满天繁星才是生命的能量。慢慢来,时间虽然从来不语,却能给我们出乎意料的惊喜。简媛的文字自然灵动,情感浓烈,结构巧妙,可作为初高中生的写作范本,帮助其提升写作能力和文学的素养,同时也是一部其成长路上的心灵之书。


《人生缓缓》目录

辑一

心有所念,哪里都是故乡

002 银不等于白

005 小橘猫

009 黑天鹅

011 你好,陌生人

015 曾有一念

019 母亲的事业

023 漫长的告别

035 故乡依旧

038 裱些字画带回老家

042 美食的怀念

046 鼠曲粑粑

049 雪花丸子

053 天下米粉始湖南?

辑二

欢喜日常,人生难得享清欢

062 与书有约

065 他日临江待

069 新 旧

073 你好!

076 陪伴者

079 灵山居

084 舀瓢井水慰凡心

088 从六堆子到赐闲湖

093 从城南书院到南轩书院

098 妙高峰里享清欢

102 都正街光阴

105 白果园遐思

109 樟树花

111 栾 树

115 麦苗堆绿菜花黄

辑三

到山中去,觅安静的力量

126 静而不寂

129 山歌水调中的神性

133 鞋垫上绣相思

135 人间事

139 飞潭瀑布

143 远在绥宁的守候

148 镶嵌在心中的瑶池

151 在蓝山漫游的时光

155 大围山上五月红

158 紫鹊界,雨中看日出

161 桂阳,挂在湘南的星星

辑四

且偷闲,安顿好疲惫的灵魂

170 那一眼的光影

173 从大理客栈出来

177 美丽的哈尼梯田

180 此心安处是吾乡

184 且偷闲,不妨身在镇远

188 小渠流水人家

191 石 屋

194 石 楠

197 遇见木棉

200 又见丁香

204 墙上的光

辑五

人生缓缓,时间自有答案

218 古韵安义

223 如果万物不多情

227 闯入者

231 车缓慢前行

235 底 色

238 独立、挺拔的土堆

241 银河之下

244 站在莫高窟16 号洞里流泪

247 美是有厚度的

257 自然之事


222_conew1.jpg

精彩书摘

静而不寂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集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

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的赭黑。整齐摆放的各式手工艺品,没有一丝焦虑,就这样安静地待在属于它们的领地;没有吆喝声,那般冷清,似有“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孤寂。

可就在那不经意的一瞥中,沿河而筑的青石台阶上,一赤脚男子轻挽裤腿,提着从河边打来的水拾级而上,与他擦肩而过的七旬老人,迈着微漾的步子,哼着水调,轻松而下。石级上面是小巷,小巷深处,一幢年代久远的二层木楼上,一身蓝布衣裳的老奶站在木栏上擦拭雕花木窗上的灰尘,满头银丝在日光下发出珍珠般的光泽,一支古朴的银簪将它们一丝不苟地挽在脑后。

小街既静又幽,老人像抚触相伴她经风历雨的亲人,眼里那缕被岁月侵蚀却依然清澈的神色,让我心底一暖。行走日晒的疲倦,便消融在她若远若近似有似无的凝视中。

古镇的瀑布就像一个昔日顽童,扬起碎玉般的水珠抚触我的脸颊,伴着丝丝凉意,时光带我穿越到20世纪70年代。我看见一个女人,一个每天清早起来,默默地打扫芙蓉镇青石板街的女人。她不光是在扫街,还是在辨认,辨认着青石板上的脚印,她男人的脚印……此刻,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四处异常安静,可她的内心却不时响起一阵奔跑声,那是她心爱的男人回家的脚步声。是的,胡玉音的故事已经刻入人们的心中,如同刻在小巷青石板路上凹陷的车辙。

行走在王村,我经过了土司王行宫、分茅岭铜柱、风雨桥;看见了挂满南瓜的悬梁、沿崖而建的吊脚楼、背背篓的妇人、位处行宫一侧似银带悬帘的瀑布,轻烟缥缈、渔舟荡漾的酉水河;听到了风雨桥上老人苍老的击鼓唱曲声、女孩们山泉般的歌声和娇羞的笑声、已经久远依然回荡的木匠们雕窗凿木的声响、瀑布着地时发出的奔腾声,以及马蹄叩响青石的“得得”声。

“岩中响自答,溪里言弥静。”我听到了许多不曾听到的声音,类似于昨夜行走在天门山下、澧水河畔。白日淹没在人嚷车喧里,此刻却将它的欢乐——独处的欢乐——呈现在我的脚下,如同那黑夜星空般纯粹。

夜真的深了,抬头便可以看见天门山上闪耀的星火,好似狐仙在守候她的刘海哥。脚边有蛐蛐的夜鸣声,青蛙的唱曲从禾田深处传来,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发出的细碎声响,而我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在城市,耳边时常充斥声响,我却常有内心“孤寂”的恐慌。而此时的我是充盈的,在远离喧嚣的世界里听到各种声响,却又安然于处处声响里的静谧。

行于此,行于王村,我有着同样的感受。

是的,城市的喧嚣如同一层浮在人心的尘埃,洗却便好了,而这里正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属于我的浣洗之处。


小橘猫

像是从天上来的,它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其实它提醒了我们。它在踏进我家窗台时,已经用它一贯的“喵喵”声打过招呼,可我们正沉浸在一场讨论当中。我隐约听到了,可也以为只是幻觉。

可,一切不是幻觉。一只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第一个发出惊呼的是我女儿,她一见,心生欢喜,立马央求我收留它。

见它,我并不陌生。年初,母亲来我家时,它就来过。楼上的窗户恰巧打开了,它应该是从那里来的。我那时见它,也像女儿那样顿生怜爱。可母亲说,这不像野猫,不能收留。像它来时那样,它走时也很自然。那次的相遇,如风过,它从哪里来又从哪里走了,没有我的隔窗驻留,也没有它的踌躇不前。

“妈妈,留下它吧!”女儿又在央求我,“这么晚了,一定是它的主人不要它了。”

先生说:“这是当下讨喜的小橘猫,看它毛发光洁,身形圆润,浑身干干净净的,不像是弃猫。”

再见,相比初遇,多了重逢的喜悦。它是否也有同样的心思呢?它像个知根知底的老朋友,在我家楼上楼下、桌前门后、床下窗上,爬来爬去,无一丝畏惧。

“妈妈,它可能是饿了。”女儿这样说时,它正试图攀爬上我家的餐桌。

“它能吃什么呢?”我犯难了。

“还是百度一下吧。”女儿立马问了度娘。回答是可以吃馒头和粥。

“这晚上十一点多了,家里哪有现成的粥和馒头啊?再问问,能喝牛奶、吃面包吗?”

女儿是何等喜欢它呀!她竟然用了我喜欢的咖啡托盘给它盛奶。我阻拦。女儿说:“那盘你几乎没用过,摆在那只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今天让它体现真正的价值,何乐而不为呢?”

面包和牛奶摆在那。我们都变成了猫,“喵喵”地叫唤它,声音含有讨好央求之意。可它像个顽童,满屋子转来转去。我们跟着它,满屋子转来转去。之前正在讨论什么,我们忘记了,一切也不重要了,沉浸在此刻与它的不期而遇中。

“妈妈,它很好养的,也不乱拉屎;睡觉,只要给它一个柜子就行了。”女儿一脸迫切,说得我心神向往,恨不能立即将它揽入怀中,占为己有。

“可是,它留下了,它的主人会着急呀?”我说得畏缩,这般没有力气的说辞,似乎是在说服自己,留下它吧。

“先让它吃点东西吧。”先生一向粗糙,此刻的细腻让我感动。

它喝了几口牛奶,用嘴唇碰了碰面包,并不动它。似乎,它更喜欢玩耍,尤其当我们追它时,它更是兴奋,叫声也比刚进来时响亮,仿佛这片天地原本就属于它。

“抱抱它吧。”我怂恿女儿。

“妈妈,它主人一定很喜欢抱它。”女儿看着我说,“它的爪子是剪过的。”

女儿这样说时,仿佛说破了一种心思,不舍与无奈都格外明显。

“让它走吧。”先生领它上了楼。

窗外是万家灯火,我不知它从哪扇窗里来,可它来到了我们家,与我二度相遇,成了此刻的小庆幸。它并不懂得那扇打开的窗是为了驱赶它离去,也并不知晓片刻后,这扇窗就会紧紧地关上。

把它送到窗口,它三度出去,又三度进来。窗关了,又开了,我们站在那,舍与不舍,像把钝口的钢锯,在我们日趋麻木的神经上拉扯出此刻的温柔与感动。

女儿分明不舍,我又何尝不是。感动不知源自何处,是那声不经意的叫唤,是它偶然的出现,或是这无所求的相遇。这一切都是浅浅的缘分,可它在我心底,存在了,我会在某个深夜,回想起这声叫唤,想象着它突然从窗口跃入。人世间,人来人往,南来北去,许多人和事,并不能长久拥有,可美好,在一个眼神或一个短暂的拥抱中停驻成为永恒。

小橘猫,感谢你来,庆幸与你相遇。

我们站在窗边,站了好久;它站在窗外,也站了好外,叫声似能撕裂人心。

最后,它长“喵”一声,顺着瓦槽消失在黑夜。

“妈妈,它知道回家吗?”女儿倚着我这样说时,我看向窗外,耳边是那最想听到的“喵喵”声。它来了吗?我左右顾盼。

窗外只有夜色沉浸的黑瓦,它走了。可我知道,我家楼上那扇窗,不会再紧闭,会有一只猫的距离。

湖南省作家协会 | 版权所有 : 湘ICP备05001310号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